首页 散文 正文

「散文」跨越八十度的坚守 ‖ 罗学娅

澎湃
2021-08-25 读取中...

原创 罗学娅 方志四川接待关切“方志四川”!

跨越八十度的固守罗学娅“冷不过三九,热不过三伏”。2021年7月21日从内蒙旅游回家,就进入了中伏,气温一直高挂在35℃以上,近两日,还攀升到了40℃。相邻的荣昌、泸州等多个都市,都相继发出了高温血色预警。面对一大早就火辣辣的骄阳,我干脆不出家门,终日开着空调,吃着西瓜,喝着凉茶,舒适地收拾着旅游原料。

整着理着,一张满洲里国门四十一号界碑哨所的照片,吸引了我的眼球。凿凿地说,这是一张不胜利的照片,画面错杂,貌似别国大旨。它让我叹息的不是照片里的风景,而是那座与俄罗斯国门仅一栅栏之隔的华夏哨所墙上的一条标语:“跨越八十度的固守”。

游伴问我:“什么80度?”我解释:“这里一年的温差,夏天高于40度,冬天低于零下40度。”“哦,这些边防兵真是不便利啊。”我们阴错阳差地遥望着哨所上威武的边防战士,好像瞥见了他们汗水湿透的军装,对他们倍加肃然起敬。

那天是7月14日,当地天气预报:20-25度。但我们去到界碑时,恰恰中午,骄阳当头,激烈的阳光,直射大地,人在此中,犹如烘烤。游人们太阳伞、遮阳帽、防晒衣、防晒面巾要有尽有,几乎都是防晒全“武装”。而我们的国门尖兵,倒是一身戎装,威严挺立,目不转睛地守护着祖国的北疆大门。即便是隔着很远的距离,我也看得见他们汗水湿透的衣背。

那天才刚进入初伏,像本日如许四十度以上的中伏天,我们最可爱的边防兵,依然威严地屹立在国门的哨所,如铜墙铁壁,固守着国家的安全。

满洲里国门,挺拔在呼伦贝尔大草原。在这里,“一眼望俄蒙、鸡鸣闻三国”,保家卫国的故事,在这方邦畿上生生不息,流芳千古:晚清宋小濂勘界,近代梁忠甲护路、苏炳文抗日,更有那条共产国际血色秘密交通线,不仅加快了马克思主义在华夏的传布,还加快了华夏共产党创立与发展壮大的雄健步伐,为华夏革命和天地革命作出了格外而要紧的功勋。

此刻,满洲里国门已成为中俄边境线上货运量最大的口岸,负担负责着中俄营业来往65%以上的陆路运输职司,在“一带一块儿”中,担任着东北亚区域经济合作的策略支点。

而今的国门,已经是这里的第五代国门,它伴随着共和国的成立而发展,70年来,它的忠诚卫兵们,不辱圣神职责,不畏天寒酷暑,忠诚驻守无怨无悔。

在展览厅,我看到一位2001年一位新兵写的日记:“我终究实现了参军报国梦,抵达了满洲里边防检验站,成为戍守边疆的国门卫兵。时价隆冬,零下四十多度的天气叫人呼吸都不寒而栗,仿佛深吸一口气就会把肺泡冻僵。在国门中队,我们不光要执勤巡哨,还要检验出入境列车。800米长的列车,70多节车厢,每节我们都要用铁棍别开大意检验,戴着羊皮手套的手不到五分钟就冻得麻痹了。可排长却说,零上四十多度的夏天更难受,火车里面温度高达五十多度,篷布车得一节一节把篷布开放检验,一列车下来,汗和土搅在沿路裹满了满身,每天要检验如许的列车十几趟。但只要一站上国门,看着安宁祥和的满洲里,看着返国的火车司机向我招手致敬,我就感到无比自信和高傲,别国什么伏暑严寒不克战胜。”如许的战士,在满洲里国门哨所,一茬接一茬,接连着保家卫国的赤色血脉。虽然,车检等劳动日趋智能化,但他们一身戎装、满腔热血为故国守大门的初心不变。在经济飞速发展的满洲里、在疫情猖獗的2020,他们的付出超出常人,他们中的一位执勤民警曹慧敏荣获首届天地“十大国门卫兵”称号,让这座国门更加宏壮。

站在祖国的大地上,企盼着雄伟国门上鲜红的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七个大字和威严的国徽,遥望着国门哨所英武的卫兵,我至心叹息:“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”。在这高温赤色预警日子里,我在草原采一束艳丽的夏花,献给你—跨越八十度死守边防的国门卫兵!

出处:四川省地方志处事办公室文/图:罗学娅方志四川部分图片、音视频来自互联网,仅为传布更多音信。文章所含图片、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一共。

原标题:「「 散文 」跨越八十度的苦守 ‖ 罗学娅」浏览原文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本文作者:澎湃 网址:http://probemensch.com/p/720451865344.html发布于 2021-08-25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