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 正文

「广乔学社」美文系列第六期

澎湃
2021-07-25 读取中...

书香滋润心灵,浏览雄厚人生。为营造全院干警多念书、爱念书、善念书、读好书的深厚学习空气,为干警搭建学习相易的平台,打造“书香型法院”,龙沙区法院以党建为引领,巩固队伍建设,建立了“广乔学社”,树立起广大干警的魂灵文化家乡。广乔学社 美文 系列的文章均出自干警的亲身感悟,敬请广大读者品鉴。

从苏东坡品中原文士之清闲作者:民事审讯二庭法官助理孙宝光

成玄英注疏「庄子·逍遥游」言,“逍遥,自得之称。”所谓逍遥,系表达自如,性随情至,感由心生,将思、忧、悲、喜等主观感应予以凿凿显示后所抵达的自得状态。

中原文士的性情,自秦汉到两晋,经隋唐至两宋,呈现出由质朴缜密到精雅炫博,再从多元宏壮至理智内敛的阶段面孔。但持之以恒的,是对“以六合事为己任”和“表情独宁静”的寻求。只有在壮志未酬、才华难展时,才会以归隐田园、放荡江湖为清闲,并藉此行为苦守气节的表达。手挥五弦的嵇康、采菊东篱的陶潜、酒家市眠的李白、白衣卿相的柳永,无不以自己的喜、宁、悠、乐为清闲。然则,他国一位文士的人生经历如苏轼般开合百转、沉浮数度,也他国一位文士的诗词文章类子瞻者固守实际、情怀家国。苏夫子一改传统文士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六合”的片面心境。身居庙堂不忘乡野之悠,人在阡陌亦为利民之举。夫子之心,本真如一;夫子之行,率性淳朴。其一生所思所为、所好所恶、所念所望、所悲所喜,无不将清闲之意、清闲之态、清闲之观、清闲之感,展现得形容尽致、层次分明。

问政天下事的“思”逍遥。

弱冠之年,苏轼以「刑赏善良之至论」一文在礼部测验中拔得第二,再以「年龄对义」居第一,殿试中乙科。文章独步,名震国都。少年意气,策论千古。希冀以一己之力,显明德、正朝纲、兴礼法、安万民。“吾好善而欲成之,如秋阳之坚百毂;吾恶恶而欲刑之,如秋阳之陨群木。”章句之间,以儒家的是非伦理为标尺,明喜怒之情、表好恶之意,无所讳言。论说范围之宽敞,大有吞天下于己胸、纳万物于吾彀的雄伟气象。然其文虽美而和者甚寡。“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,必有过人之节,情面有所不克忍者”、“烹混沌以调羹,竭沧溟而反爵。邀同归而无徒,每踯躅而自酌”“有落月之相随,无一人而我同”。可见,青年苏轼的忧愤之情,溢言于文表;卓世之慨,独秀而自赏。

风波散尽后的"美"逍遥。

经乌台诗案之大惊,贬谪黄州之际,身困贫穷,宦途受阻。但苏轼并没有“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”。而是以“悟此世之泡幻,藏千里於一斑”的豁达,投身于自然之美,甘贫寒之悠,恋乡土之乐,享有生之年。

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安步。”词人直抒胸臆,充分表达了对似骤雨狂风般的困境干瘦不足萦怀的感悟。东坡之上有余田,亲为躬耕,身在陇亩,“收薄用於桑榆,制中山之松醪”。

览名胜以畅游,忘情怀于山水,“吹洞庭之白浪,涨北渚之苍湾。携佳人而往游,勒雾鬓与风鬟。” 观四季之变化,乐浮生之余闲,“享松风於蟹眼,浮雪花於兔毫。先生一笑而起,渺海阔而天高。”脱凡尘之忧思,忘往岁之愁烦,“浩浩乎如冯虚御风,而不知其所止;飘飘乎如遗世独立,成仙而尸解。”发愤当有为的“忧”逍遥。

“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?”几经蹉跎,在看淡名利、无为物累的同时,逍遥之于苏轼,并非是不问世事、明哲为己的价格选拔。

一方面,其所任之处,皆为嗜好,“休对旧交思祖国,且将新火试新茶。诗酒趁时光”。在杭州疏浚河道、修建堤防,在儋州开办私塾、开化边境,以切实的为民之举,享 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的光阴细长。另一方面,苏轼不以“政绩”为耀,无以“功利”为念,“人生底事,来往如梭。待闲看秋风,洛水清波”,而泰然处之;加之累年沉淀,日月修为,已无骄矜自喜之心,常为反躬自省之举,“我之大贤欤,於人何所不容。我之不贤欤,人将拒我,如之何其拒人也”。

纵情享红尘的“喜”清闲。

击缶且歌,会友当酌。苏夫子之乐,率真而纯朴,意在与天竞自由。纵情之际,忘怀了齿发渐衰的忧烦,远去了纷争兴败的挂念。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“鬓微霜,又何妨!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”。不惑之岁仍然饱有少年郎般的进取之心,万丈豪情,龃龉纸上!逍遥之态,跃马目下!突显了中原文人的“入世”之喜,此谓“狂”喜之逍遥也!

糊口中的苏轼也有自悠自乐的“窃”喜之悠闲。谪官海南,尝蚝而觉美,作书与子曰,“无令中朝士大夫知,恐争谋南徙,以分此味”。苦中为乐,不失滑稽,自得清闲之态,在短短数字发言之间油然表现。与美食一律要紧的,即是酒。不同于李太白的酌入时高、饮后自赏,酒之于苏役夫的是“酒困路长惟欲睡,日高人渴漫思茶。拍门试问野人家”的安适与舒服;同时,酒亦是一味远离尘嚣的方子与隔离俗事的樊篱,“试问江南诸同伴,谁似我,醉扬州”“酒醒还醉醉还醒,一笑尘凡今古。”诗书酒饮,阔论古今;躬行实干,功名薄淡。庙堂之上佐奉天子,琴瑟之音相伴仕卿;竹林表里言笑鸿儒,阡陌商人同乐走卒。苏文忠公为后世的中原骚人创始了一种全新的悠闲视域:黎众在胸,去处为公;山川放肆,物我两忘。人生待到转头回来处,堪悠闲吟唱—“小舟往后逝,江海寄余生。”

原标题:「「广乔学社」 美文 系列第六期「从苏东坡品中国文士之悠闲」阅读原文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本文作者:澎湃 网址:http://probemensch.com/p/817773300454.html发布于 2021-07-25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