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散文 正文

着名作家、散文家秋实“夏之语”系列—白杨树

澎湃
2021-08-21 读取中...

翰墨:秋实 主播:雪峰

这白杨树,当然是一种很广大的树。这种树,应该说普遍各地,几乎是大众都可能见到的。但偏偏就是这种广大的树,在我的追忆中,却有着出格的情结。

我的乡里是一片平原,路旁,河畔,郊野里随处都滋长着白杨树。白杨树几乎成了家园的标志。每次从东海之滨的烟台到省城济南,又从济南再回到烟台,必然是要源委家园的。偶然也会走下高速公路,回到村子里去看一看年迈的怙恃。但老是急急的,很快又回到了高速公路上赶路。偶然也只能是坐在疾驰的车子上,望一望家园。但一到五月的下旬,高速公路两旁的白杨树,就叶满枝干,绿油油地筑起了一道屏障,使坐落在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的家园,藏在了白杨树的身后。

每年一到了这个时令,故里即是一种音调“绿”,一种是“平面”的绿,那即是小麦,一片片的麦田,麦浪随风滚来,心神舒闲,思路飞扬;另一种是“立体”的绿,即是刻下这些绿杨。它们发展地很快,要材有材,要荫有荫,颇有点高亢。他们潇洒地发展着,别国人去特意的修饰,叶子撒娇似的从根部一直长到树梢,满身看不到树干,颇潇洒当然。轻风吹来,叶片摆动,像群鸽齐飞时发出的声响,也像波浪雷同,泛着阳光。那高矮分歧而又当然舒展的树梢,在天空的映衬下,像山岳雷同起伏。

像这样从不修整,只是任其怡然自得的成长的树,在我小的时候是不多见的。其时种树不只是为了绿化,更重要的是为了经济上的收益,人们老是希望白杨树长地直直的,不时把树干上长出来的枝条铲掉。在我的回忆中,白杨树的树干和树冠是那样的分明。大人也经常取意来哺养儿童,尤其是儿童犯了错误的时候,也许是改正儿童不良习惯之时,总说小树要修补,弯了要揄正,分叉要清除,这样本事长成大才。而目前的大树任其成长,倒也别国长的歪歪斜斜的曲弯不直,反倒长出了一种艺术的格式方式,有一种天性的美。

记得上小学念书的工夫,我家的院落南方是另一人家的屋子,男主人像山公一般。女主人胖的出奇,村里的人都叫她泥胎。相当表象,上下一般的粗,两只眼睛如鼠目。总嫌我家的白杨树枝长到她家的空中去了,以此找茬欺人,并雇人拿一把长铲把树冠伸向她房顶的一壁铲掉。被雇的人是一位傻子,是我们村子里的一个光棍,名叫柱子,经常被人利用驱策。来铲我家树的工夫,总是暗暗的铲完就跑,可每次都惹怒我的奶奶。奶奶拤着腰站在院落里大骂那些“土鳖”。山公躲避起来,泥胎他国脖子,只有那些小“土鳖”从她的屋子的后窗伸出头来反抗。但是目前想来亦觉可笑,给我留住了颇多的印象。

老房子的北面是一片废墟,里面长满了许多的白杨树,一到秋天,树叶发黄,初阶漂荡的时刻,我们就用一个竹扦子,一头是尖尖的,一头则系着一根长长的细绳。用扦子去串落下的树叶子,然后再撸到绳子上。结尾叶子串满了细绳,像一条大大的毛毛虫。拖回家里,把细绳后尾上的挡头放松,树叶便落下来堆到院子里,以此向怙恃邀功。用竹扦子拾叶子很有点游戏的味道,是一种乐趣,偶然是很有点成就感的。但偶然地面斗劲硬,竹扦子会磨痛手掌,但即使如斯也乐而为之,当怙恃亲看见后,再夸奖几句,那就更忘乎所以,这就是最大的快活。那发黄的树叶,带有水份,并没有枯萎,像是腊做的雷同,非常的工整,有些叶子是特别的美丽,不忍心穿碎,也不时拾少少,规规矩矩地叠在一块儿,爱不释手。

村落的西面是闻名的潍河,沿河向南走几里地,便是一片白杨树林。村里的人都叫它“河崖地”。好大的一片白杨树林,林里长满了多样草,那是我童年春夏常去割草的处所。每到了深秋时节树叶落尽,满地枯黄的时候,便成了人们耧草的处所。父母亲不时是半夜里就背起筐子,拿着竹耙到河崖地去了,总是就寝之前跟我说:“翌日早上起来做饭,水已经添好了,烧开后,下上碴子,等我们归来用膳。”因此家里每每即是我和弟弟妹妹。早上起来人烟煮饭,要到院落里拿草,却发觉一夜之间起了一个小草垛,我便知道父母又一夜未合眼。连续几个夜晚,一年的草便积攒起来了,再不愁做饭别国草烧。吃力一夜的父母,早晨返来,匆匆吃上一口饭便到生产队里领活去了,就如斯连轴转。因此我至今记着那片白杨树林。

冬天大雪纷飞,烧草无顾虑,可是父母仍不能安生,尤其是母亲,为了生计,用蒲子叶或玉米叶编草辫子,夜以继日。每当我醒来,总是看到她在灯影里不知疲倦,甘于寂寞,机器式的劳作的身影。自后在村北面盖起了十间大房子。父母的勤劳养育了我,在我的心目中父母就像是顶天立地的白杨树。

这便是白杨树留给我的印象。而今许多年了,也再没有耧过草,穿过树叶,不用说都市,墟落也不再烧草做饭了。童年时期做的这些活儿,未尝再做。白杨树带给我们的欢快也不再体认,而今的生活也与夙昔整体分别了。白杨树已不带有半点纯生活的气息,而今的白杨树则是一种艺术的品味,使生活带有了诗凡是的色彩,春时的鹅黄、夏时的郁葱,冬时的枝桠的峭楞,还有那喜鹊的窝巢,都给人一种愉悦的美。

作者:秋实,华夏作家协会会员、华夏 散文 学会会员、山东作家协会会员。他有着厚实的人生阅历和深厚的文学功底,以澄清视力观察生活,以温暖笔触记录美好,创作了大批有情怀、有品质、有感染力的作品。尤其擅长于景色描摹创作,他的文字如春天的清泉般动听,如冬天的阳光般暖心。

主播:雪峰,中华文化促进会语言艺术委员会专科委员、华夏好声音同盟成员、山东省 散文 学会会员、山东省演讲学会会员、烟台朗诵艺术家协会理事,在职信息主播、主持人,高等家庭教育引导元首师。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本文作者:澎湃 网址:http://probemensch.com/p/98iyq6y.html发布于 2021-08-21。